摩登注册

摩登注册

卢冲的休息间在央视后台比较靠里面的地方,每次进出央视都要经过戏剧组的休息间。

    这一次,当他路过戏剧组的休息间,又听到春晚的戏剧顾问余含泪沙哑嘈杂的声音:“卢冲那首歌啊,唱得还算凑合,可非要画蛇添足地加上那个武打戏,打那八个洋鬼子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那八个洋鬼子代表着当年的八国联军,卢冲这什么意思,想学慈禧当年跟八国开战吗,愚蠢!愚不可及!今年是香江回归的历史时刻,他这样做,分明是挑衅阴国人,他难道不怕阴国人一怒之下拒不归还,他这愚蠢之举影响了香江回归,他就是民族的罪人!”

    现在华夏已经强大起来,已经不是满清末期那么国弱民穷了,邓爷爷当年一句话,撒切尔夫人在人民大会堂前面差点摔跤,别说一档春晚节目的隐喻了,就算是在电视新闻上直接指着阴国开骂,它又能如何,它敢开战吗,它只能通过包庇那些汉奸来对华夏打嘴仗!

    余含泪竟然说那些话,潜意识里那么畏惧洋大人的态度,他把泱泱华夏当成什么了,满清第二吗?他把国人当成什么了,还是一百年前唯唯诺诺任由洋人欺负的满清人吗?如此轻贱,如此作践,算狗屁的大学者大文豪大师!

    余含泪的这番话,跟他的文章一样,夸大其词,上纲上线,扣大帽子,浮夸,做作,哗众取宠,极为恶心!跟他年轻时期做的那些事情如出一辙!

    卢冲这次真的被余含泪恶心倒了!

    他真的很想冲进去,给余含泪几个耳光,而就在这个时候,远处婷婷袅袅地走来一个女人。

    卢冲定睛一看,正是余含泪的美貌娇妻,著名的黄梅戏表演艺术家,马岚。

    马岚,原名为兰,细细弯弯的眉毛,盈盈秋波仿佛会说话的眼睛,皮肤白皙,晶莹透亮,纤细得盈盈可握的水蛇腰,走起来摇曳多姿,是极有风韵的少妇。

    这个时候,她没有彩排,处于卸妆状态,完全的素面朝天,却也是艳光四射。

    卢冲原本想冲进去,给余含泪几个耳光,掌下他的嘴,不过,见到他漂亮的老婆,卢冲完全改变了主意。

    他走上前,拦住马岚,微微一笑:“马老师,我有事情找您,能到我的休息室坐一下吗?”

    这几天,余含泪说了卢冲不少坏话,马岚觉得挺对不起卢冲的,再者这几天央视对卢冲的态度也表明卢冲背景确实不一般,马岚不想过分得罪卢冲,便盈盈一笑:“好,我跟你过去。”

    进了卢冲的休息间,休息间很简陋,是临时搭建的隔间,一张行军床,一张桌子,两个凳子。

    卢冲请马岚坐下,倒了杯水,递给马岚。

    马岚接过杯子,并没有喝,紧张地看着卢冲,轻声细语道:“冲哥,实在对不起,我们家余老师书生意气,口无遮拦,我代他跟您说声对不起。”

    卢冲凝视着马岚,这样近距离看,更加觉得,这是一个难得的尤物。

   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:“我想知道,我有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余老师?”

    马岚想了一下,摇摇头:“没有,你们根本都不认识,怎么会有过节呢。”

    卢冲摊摊手,无奈地说:“那我就奇怪了,为什么余老师会处处针对我?”

    他把余含泪刚才说的那番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   马岚极为无奈,叹息道:“他这人就是书生意气,口无遮拦……”

    还是这样的套话,卢冲冷笑道:“我没得罪他,他就这样处处针对我,看来我还是要得罪他一下,不然心里过意不去啊。”

    马岚以为卢冲要动用家世背景报复余含泪,吓了一跳,连忙说道:“冲哥,您别生气,我这就回去,劝余老师过来给您赔礼道歉!”

    卢冲摆摆手:“不用了,他一个大学者的道歉,我承受不起!”

    马岚想起卢冲那骇人的身世,越加慌乱,娇躯颤抖,凝眸可怜兮兮地看着卢冲:“冲哥,您别生气,我怕……”



相关文章